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031619.com

我很满意于我的现状。这美好的一切,完全是拜我的红颜知己徐秋怡所赐。在传统的观念看来,她并不是一位好女人。她从来都不做家务,没有做过一餐好饭菜。但是,我现在拥有美好的家庭,写意的环境,却全靠她一手造就
我和秋怡初次相识的时候,大家同在一个写字楼共事。当时,她祇是双十年华,白白净净的,五官很端正。听说她已经嫁为人妇了,所以我没特别对她注意。
那一年夏天,我和秋怡一起到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处理公司的展出摊位。因为和她很接近。我开始留意到她一双手臂非常雪白细嫩,一对小巧玲珑的手儿十指纤纤,很是惹人喜爱。我有意无意踫到时,软绵绵的使人砰然心动。
下午三点多钟,公司另外有人来接替我们,秋怡对我说道﹕「去饮下午茶好吗﹖」
我笑道﹕「好哇!你带路,我请!」
秋怡带我到湾仔一间情调优雅的餐厅。那里灯光柔和,醉人音乐悠悠绕耳。起初我和她对面而坐。后来,她拿菜单和我一起看的时候,就坐在一起了。
「秋怡,你的手真美!」我不禁脱口地称讚道。
她望着我笑道﹕「可是样子很丑,是不是呢﹖」
「当然不是啦!你那幺漂亮,所有的男人都会为你倾心,被你着迷啦!」
「这样说来,你不讨厌我 !」
「何祇不讨厌,直情很喜欢哩!如果你还没有嫁人,我一定会努力追求你,可惜太迟了,我现在已经没了机会呀!」
「并不太迟呀!如果你真的有诚意,现在就跟我回家吧!」
「跟你回家﹖」我奇怪地问道﹕「你这话是甚幺意思呢﹖」
「什幺意思你去了就知道嘛!怎幺啦!你怕我设置个陷井来害你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又没得罪你,你怎会害我呢﹖你一定是想介绍你先生和我认识吧!我当然是恭敬不如从令啦!」
我叫来侍应付帐,秋怡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和我一起离开了餐厅。带着我到她家去。
原来秋怡就住在湾仔,步行走了一会儿,已经走到她的家门口。她开了门,把我迎到屋内。这是一个两房两厅的单位,装修得美侖美焕。秋怡指着客厅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一个男人向我说道﹕「他就是我老公季朋,你们坐一会儿吧!我先失陪一会儿。」
我在沙发上坐下来,季先生把轮椅推到我身边,低声说道﹕「我太太还没有向你说清楚邀请你来的原因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祇知道她想介绍我和你相识。」
季先生说道﹕「我和秋怡结婚还不到一个礼拜,就因为交通事故搞成这个样子了。我很爱秋怡,但是又不能尽男人的责任给她应有的抚慰。秋怡是个好女孩,我不忍心她这样过一辈子。所以我要她物色像你这样诚实可靠的男性朋友,带到家里。我希望你也爱她,和她做爱。替我做我所不能做到的事情,让她得到做人妻子应该得到的东西。」
我双颊发烧,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怎幺……可以呢﹖」
「我太太起初也不愿意,后来我提出靠这样的方法刺激我的性机能,看看可不可以恢复人道。她才答应了,你也帮帮我吧!如果你拒绝的话,我和秋怡都会很失望的。」季先生说着,又对着秋怡刚才进去的房间大声说道﹕「阿怡,你快点出来呀!」
季先生话刚落音,房门打开了。秋怡一丝不挂地走出来。我的眼前一亮,原来秋怡赤身裸体的时候是那样动人。她不但生就一张讨人欢喜的面孔,而且拥有一副匀称的身材。那酥胸上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玉腿及藕臂上白晰细嫩的皮肉。无一不在对我产生着强烈的吸引力。我眼定定地瞪着秋怡小腹下那一道裂缝。那里一根阴毛也没有,白雪雪光脱脱,祇有一道粉红色的肉缝。虽然是成年人的阴户,却宛如小女孩似的。
我正全神贯注于秋怡那光洁无毛的阴户,耳边就像影戏里旁白似的传来季先生的话音﹕「我太太好标緻吧!白白净净的,她还没生育过,小肉洞挺紧窄哩!你不必顾忌我的存在啦!尽管放心享用她的娇躯啦!」
秋怡也移步渐近我的身旁,牵起我的双手,放到她的乳房上。我顿时觉得手心接触着两与团细腻的软肉。我情不自禁地轻轻抚摸着那酥软的肌肤,并用手指轻轻捏弄着乳峰尖端那两粒红葡萄似的奶头。胯下的阳具已经把裤子高高地撑起。
秋怡轻轻拉开我的裤链,把我粗硬的肉棍儿掏出来。握在软绵绵的嫩手里,脸上露出喜悦的神彩。接着她将我的裤钮解开,把我的裤子褪下。又脱去我的上衣,使我像她一样,浑身上下精赤溜光了。
秋怡把我脱光后,便小鸟依人地偎入我的怀里。我双手抚摸着她滑美的乳房和光脱脱的阴户。她也握住我粗硬的大阳具轻轻套弄。我忍受不住熊熊的慾火,也顾不得她丈夫就在旁边观看,迎面搂住她一丝不挂的肉体,就想把铁一般坚硬的肉棍儿顶进去。
秋怡轻声说道﹕「这样不行的,我躺在床上上让你玩吧!」
说完,秋怡像小鱼儿似的从我怀里滑出去。溜到她房间内的床褥仰面躺着,两条白嫩的美腿从床沿垂下来。这时。秋怡小腹下光滑的阴阜更加迷人,两瓣雪白细嫩的肉唇凸突地隆起着,紧紧包裹着粉红的小阴唇。
我再也忍不住冲动,追进她房间内,扑到她身上,双手捉住她的奶儿,筋肉怒张的龟头往她玉腿的隙缝乱撞。心急地想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那迷人的洞眼,但却不得其门而入。秋怡嫣然一笑,慢慢地分开双腿并高高地举起来。我见到她的阴唇微张,夹着嫣红的阴蒂。宛若玉蚌含珠般的美妙。
秋怡媚笑地吩咐我捉住她的脚儿,把她的双腿扶着,玉指纤纤像夹香烟似的把我的阳具导向她的肉缝,使我的龟头踫触到她的阴道口。我缓缓地把龟头向她湿润的肉洞里挤入。进去一个龟头之后,秋怡把捏着我肉棍儿的手放开,让我把粗硬的大阳具整条送入她紧窄的阴道里。
我终于进入了秋怡的肉体,我俯下去,使我的胸部贴在她温香绵软的双乳,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秋怡也像久旱逢甘一般把我搂抱。我感激地望望秋怡,见秋怡正望着我后侧。我跟着她的视线回头一望,忽然发现她的丈夫也进了房。正坐在轮椅上认真地观看着我那粗硬的大阳具插入他妻子的阴道中。见我回头望见他,便立即点头和我打了个招呼。并说道﹕「不要停下来,继续玩啦!我太太好久没能得到这样的抚慰了,你替我玩她个痛快吧!」
可是,我在季先生的眼线底下姦他的妻子,突然感到很不自然。粗硬的大阳具也突然软小了,我惭愧地把肉虫从秋怡的阴道里退出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季先生见了,却笑道﹕「你不要紧张呀!是我主动要求你和我太太造爱的嘛!」
但是,我的小弟弟却不争气,秋怡用儿轻轻抚弄,都抬不起头来。季先生又说道﹕「老婆,他太紧张了,看来你要用绝技了,用你小嘴吮吮他那里才行啦!」
秋怡听了她老公的话,果然从床上爬起身,跪在我脚下。张开小嘴,把我的阳具衔入嘴里吮吸。她一会儿吞吞吐吐,一会儿用舌头绕捲龟头。我的阳具迅速在她的小嘴膨涨发大,她的嘴里祇能容纳下我的龟头。她用力啜吮几下,就把我的阳具吐出来,重新躺到床上,把嫩白的大腿高高举起。我赶快进前一步,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光洁无毛的肉洞挤进去。我没有再望季先生,祇把肉棒朝湿润的小肉洞深入浅出不停抽送。
我望望秋怡,她也秋波脉脉地望着我媚笑。我望了望她小腹下被我的阳具插入的地方,见到她那光洁无毛的阴户被我的阳具顶得凹进去,像蚌一样紧紧地夹住了我的肉棍儿。我尝试把阳具向外拔到祇留下一个龟头在里面,又见我的肉棍儿把秋怡那肉洞里嫣红的嫩肉也带了一些出来。我重复着这一动作,秋怡的肉洞渐渐分泌出许多阴水。使我的抽送逐渐流畅。我开始加速地频频地抽送。秋怡很快就进入欲仙欲死的状态。她脸红耳热。小嘴里哼叫着淫声浪语。季先生在旁边见了,就说道﹕「我太太已经好兴奋了,她终于又可以享受性交的乐趣啦!你用精液浇灌她吧!让她得到滋润吧!」
我本来就已经箭在弦上,祇是不敢贸贸然在秋怡的肉体内射精。此时被她丈夫在旁边一鼓励,便肆无忌惮地发炮了。龟头深深地钻入秋怡阴道的底部,突突地喷入大量精液。乐得她肉紧地把我搂抱,忍不住高声浪叫起来。我也顿时觉得非常满足。
良久,秋怡才把双臂放鬆,让我把阳具从她的阴道里抽出。低头一看。秋怡那可爱的洞眼被我灌满了白色的浆液。而且淫液浪汁横溢阴道口也还在抽搐。
季先生很满意地望着刚才让我姦得如痴如醉而懒洋洋瘫在床上的爱妻,他靠过去,用手爱抚着她的乳房和她大腿。季先生热情地留我吃饭,但是我因为事前和朋友有一个约会,进洗手间略略沖洗后,就告辞离开了。
第二天上班后,秋怡与我一如平时般的打过招呼,便回自己的位置做应做的手头功夫。她没特别对我有什幺举动,我可是都她特别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尽入我的眼帘。她身上所穿的衣服在我眼睛里仿佛完全透明了。我脑海里的秋怡,是赤裸地坐在下写字台前面,昨晚所见到她坚挺乳房和浑圆的粉臀,以及那一双雪白细嫩的玉腿。此刻再度重现在我的思绪。我整个上午不能集中精神做事,不时地回想起昨天和秋怡交欢的状况。特别是我的阳具被她光洁无毛的阴户吞入时的奇景。直到中午饭的时候,秋怡打电话约我再到她家去,我才镇定下来,收拾自己的情绪,赶做我的工作。
晚饭后,我到达了季家。秋怡穿着睡衣替我开门。我宽衣后进浴室沖洗,秋怡也脱光了衣服进来凑热闹。她告诉我道﹕「今晚我想玩三人游戏,我用嘴舔吮我老公那硬不起来的阳具,而你就从后面玩我。好不好呢﹖」
我回答道﹕「你丈夫实在太不幸了,我们应该尽量促使他恢复性方面的机能。」
我们光着身子一起走出浴室。秋怡的老公本来就在床上了。她让他在床上横躺,然后伏在他的双腿中间,张开小嘴,衔住他那条软软的阳具。季先生除了双腿不能动弹,表面上看来和常人还是一样的。他笑着指着她高高昂起的白屁股笑着对我说道﹕「你也来玩呀!都已经是熟人了,不要客气嘛!」
于是我上前跪在秋怡的后面,把硬梆梆的肉棍儿塞入她的阴户里抽送。秋怡的阴道渐渐滋润了,我抽送时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不过衔在秋怡嘴里的,她老公那软软的阳具却始终没有起色。不过秋怡丈夫祇要见到她被我姦得欲仙欲死,和见到我在她的肉体里注射精液,就会很心满意足的。
从此以后,我便成为她家的常客。不过每次都是在和秋怡性交完休息一会儿就走,并没有在她家过夜。
这样的关係维持了将近一年。季先生不幸因为迸发症而去世,临终时特别在秋怡面前交代我要和秋怡结为正式夫妇。办完一切丧事之后,我诚恳向秋怡求婚。秋怡却不愿意做我的太太,祇是要求我和她住在一起。
同居之后,我们把季家的遗产投资于地产代理。恰逢时运,发展得有声有色。事业是成功了。遗憾的是不知为了什幺原因,秋怡对性的方面逐渐冷感起来。以前在季先生面前做爱的时候,她倒是非常豪放,花样百出地主动摆出各种姿势让我玩她。可现在经常都是懒洋洋地躺着任我压在她身上抽送。虽然还不至于拒绝我的需求,但想她主动向我求欢就实在太难了。有一次我尝试一个星期没有玩她,看她会不会邀我做爱。结果她完全无动于衷。后来又是我主动去想办法挑逗她。
有一晚,我积极地把她玩得很兴奋后,仍把肉棍儿留在她阴道里。温柔地问她道﹕「阿怡,为什幺你现在不再像以前那样热爱性交呢﹖」
秋怡道﹕「以前我主要是想刺激阿朋,希望他的疾病得以痊愈。现在已经不用了,随便做做就行了嘛!有时我没有心机玩,而你有需要时,我不是也给你吗﹖」
后来我又发现,原来秋怡的冷感其实有两个原因,其一是经医生检查后,证实她是不育的。所以她有点儿自卑。所以她不好意思邀我做爱。另一个原因是她性慾特别容易到达高潮。高潮一过,当然不会再热情主动了。
不过,虽然我和她的性生活亮起了红灯,可是我仍然还是对她十分爱惜和迁就。
过了不久,秋怡的妹妹玉湘从大陆申请来香港。因为没有其他亲人,所以就栖身在我家。玉湘今年才十九岁。样子比秋怡还要漂亮。而且做家务手脚很勤快。她当正我是秋怡的丈夫,所以称我为「姐夫」。
有一次,我在秋怡面前夸讚她妹妹,秋怡笑道﹕「你说得我妹妹那幺好,不如把她也娶了吧!」
「开玩笑啦!我已经有你了,怎幺可以再娶她呢﹖」
「我是说真的呀!祇要我妹妹也喜欢你,我倒是不在意我们家里多一个女人呀!况且她是我的妹妹,你是我喜欢的人。她嫁给你,可算嫁个可靠的人,你娶了她,起码好过以后因为我服侍不周而导至你去外面拈花惹草嘛!还有,她可能会帮你生孩子哩!」
「不要说笑啦!我什幺时候有去拈花惹草呢﹖」
「防範胜于未然嘛!再说,有多一个女人陪你,就不需我在没心情的时候也要陪你玩呀!」秋怡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不信你有这个度量,不跟你胡闹了!」
「你看着吧!就算你不肯,我也要叫玉湘勾引你!」
「你算了吧!玉湘是正经女孩子,那会主动勾引我呢﹖」
「哎呀!你这是说我不正经了!好哇!我现在就要豪放一下,你躺好,我要今晚要把你玩个痛快的!」秋怡说完,就爬起来,骑在我身上,纤纤的手儿扶着我那粗硬的大阳具,把龟头对準着阴道口,一下子套了进去。然后一上一下地套弄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031619.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031619.com